注册申请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English

简讯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东城区安定门东大街28号雍和大厦东楼C座601
邮编:100007
电话:010-64097888
传真:010-64097607
 

 

首页 > 简讯 > 2019年简讯

2019年简讯

推动垃圾零废弃任重道远

推动垃圾零废弃任重道远
何玲辉
    题注:公益组织虽然来自民间,力量微薄,如果持续提升专业能力,尝试不同策略,一样可以做出很多改善环境质量、助力政府部门管理的大事情。
    2018年11月,我参加了为期六周的中欧交换项目(EU-China Twinning Program),交换的机构是罗马尼亚能源正义协会(Energy Justice Romania, 以下简称EJR)。EJR是欧洲零废弃(Zero Waste Europe)、全球焚烧替代联盟(GAIA)的成员。
在介绍 EJR 的时候,不得不提起另外一家名为罗马尼亚零废弃(Zero Waste Romania,以下简称 ZWR)的环保组织。这两家机构的创始人为同一人,即 Elena Rastei 女士。2012年,Elena成立了ZWR,专注于推广零废弃,不久后又成立了EJR,致力于垃圾焚烧项目的公众参与工作。
    由于两家机构是同一人成立并管理,且两家机构是相辅相成的互补关系,因此,本文对两家机构都会有一些介绍。
罗马尼亚的垃圾管理制度
    在介绍这两家机构之前,需要简单介绍一下罗马尼亚的垃圾管理体系。
    罗马尼亚人口约为2100万,首都布加勒斯特人口200万。根据罗马尼亚环保部2016年公布的数据,罗马尼亚年产垃圾总量约为500万吨,其中回收比例为 12-15%,回收的垃圾送到绿色集团(The Green Group)公司进行处理。水泥窑协同处置的比例为 5-6%,罗马尼亚共有7座协同处置垃圾的水泥窑,总设计处理能力为 120 万吨/年。而其余的垃圾则都是进入填埋场。
    罗马尼亚并未在全国范围内推广垃圾分类,对于垃圾处理方式,中央政府(垃圾归国家环保部管)只负责制定框架或要求,地方政府可以自主制定垃圾管理规定。在城市,很多地方政府把垃圾承包给企业进行处理,并按照垃圾量支付处理费用。在农村则基本没有管理,通常 是焚烧或者直接倒进河里,稍微好一些的地区则是申请欧盟资金建一个符合环保规范的填埋场,把收运来的垃圾进行填埋。
     目前,也有一些地方政府官员被说服,开始推行零废弃垃圾管理体系。如 Bihor 市的 Salacea,把四五个村子统一管理,垃圾分为5大类,其中厨余垃圾堆肥处理。在 Mizil, 每栋楼的垃圾间都配有摄像头,如果投错了,整个公寓的人都会被罚。可回收物不需要支付处理费,而剩余垃圾则需要支付费用,结算时公寓管理员会与其他楼进行对比,如果本栋楼的剩余垃圾收运费高出其他楼,那么基本可以确定有人没有按要求进行投放。这就是 Pay as you throw 方法。
民间机构如何推动零废弃
    2015年 12月,欧盟委员会提出循环经济一揽子计划,2017年上半年经过欧洲议会和欧盟理事会讨论和修正,2017年下半年开始实行。罗马尼亚承诺到2025年回收率为50%。Elena认为经过努力,这个目标是可以实现的。可能也因此,当地政府部门的思维还停留在提高垃圾回收率的层面上,并未提高到垃圾减量的高度。
    罗马尼亚共有 18 个NGO推广零废弃,ZWR是最主要的协调组织。在布加勒斯特有一条北京路,我国驻罗马尼亚大使馆即坐落在这条街上。而大使馆斜对面有一座名为One United Property 的新公寓。ZWR说服了当地区政府在这里开展了一个社区垃圾分类的项目,距今已有7个多月的时间。该公寓有 90户,约有200位住户。在这里,垃圾被分为纸、塑料、玻璃、金属和剩余垃圾等5大类,住户需要根据要求把垃圾分开。之后环卫公司会来把分好的垃圾分开运走。2019年五六月份这里会放一个堆肥箱用于处理厨余垃圾。
    2018年10月,欧盟颁布一次性塑料禁令。为了让更多人了解这一禁令,ZWR举行了一个工作坊,并且邀请我分享塑料的危害。活动中,ZWR的工作人员让每一个参与工作坊的人选择一种一次性产品,引导他们分析产品的用途和可替代性,并尝试找到其他的解决方案。
    EJR 是一个由非政府组织、非正式团体和个人组成的网络型组织,支持那些被污染和破坏性的垃圾管理设施如焚烧和填埋所威胁的社区。他们通过鼓励和推动替代解决方案的方法,来提高社区的长期抵抗能力。
    截至目前,EJR已经令政府取消了 8 个垃圾焚烧项目,主要的策略为诉讼。诉讼依据的是罗马尼亚以及欧盟的清洁环境法、清洁空气法,以及欧盟的废弃物框架指令等等法律法规。这些垃圾焚烧厂通常选址于临近填埋场,或城市边缘人少的地区,或离供热中心较近的区域。
除了诉讼,他们也采用过发动公众的力量、谈判等方法,也会尝试直接与市长谈判,希望说服他们选择零废弃的管理策略。
    除了垃圾焚烧议题,EJR 还开展过“关停癌症工厂”(Stop the Cancer Factory)、“零废弃城市”(Zero Waste Cities)以及通过引入“垃圾按量收费系统”(Pay as you Throw)改进国家法律等等行动。
    谈到在罗马尼亚推广零废弃最大的阻碍时,Elena认为这件事情本身不难,难的是缺钱、缺人、缺资源。
    目前,ZWR有2个全职和4个兼职,EJR有3个全职,5个兼职。为了保持自身独立性,EJR和ZWR两个组织不接受政府和企业的资金支持,所有资金来源于Elena于2010年创立的绿色建筑认证公司的盈利以及一些社会捐赠。
打造零废弃议题的民间智库
    我所在的机构深圳零废弃环保公益事业发展中心(简称深圳零废弃)有 8 位全职,其中有 2 位是专注于焚烧议题,另外还有7 位兼职,主要负责翻译、校对、编辑和信息公开申请的工作。深圳零废弃是深度关注垃圾议题的环保组织,于2016年6月成立。现有无毒先锋和农村零废弃两个团队,愿景是成为中国化学品安全与环境健康和零废弃方面最有影响力的民间智库和行动响应中心。
    根据深圳零废弃中心估计,目前我国已经有四百多座垃圾焚烧厂,预计到2020年,我国的焚烧厂数量会超过五百座。在垃圾焚烧议题方面,深圳零废弃主要采取的策略是科普、案例干预、信息公开申请和政策建议等方式,即给公众提供支持,教他们如何做信息公开申请和申请行政复议等,向环保主管部门申请公开焚烧厂周边环境二噁英监测信息,向有关部门建议制定环境和食品二噁英标准,落实对焚烧厂环境二噁英的监测要求等。
    此次罗马尼亚之行最大的收获是,公益组织虽然来自民间,力量微薄,如果持续提升专业能力,尝试不同策略,一样可以做出很多改善环境质量、助力政府部门管理的大事情。就零废弃议题来说,因为两国国情不同、依循的法律法规不同,公益组织采取的策略也有所不同。但无论是在哪里,保护环境的路上,公益组织大有作为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