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申请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English

简讯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东城区安定门东大街28号雍和大厦东楼C座601
邮编:100007
电话:010-64097888
传真:010-64097607
 

 

首页 > 简讯 > 2017年简讯

2017年简讯

中国民间组织“走出去”基层调研

    民间组织走出去课题组由理事长黄浩明带队,以及研究助理吴珂于2017年3月14-17日赴成都和昆明调研。中国民促会顾问郭竞鸣在昆明期间全程参与调研。

调研对象1:纯草根民间组织走出去——成都义工网、四川蓝天救援队

    成都义工网是自发形成的志愿者网络,成员从属于成都慈善总会下“脸盆计划”基金项目组,义工人数约100人左右,核心成员约12人。课题组采访了义工网带头人徐雪鹏先生(黑哥),他从1997年开始从事义工工作,本人是成都本地一位商人。通过采访了解到义工网于2015年7月以中国民间草根公益组织身份以及项目的形式参与过尼泊尔震后救助。义工网11位队员自费前往执行,项目执行基金全部自筹,约20万左右,资金全部用来在当地购买物资,救援地点都是偏远且救援力量不够的地方。志愿者前往尼泊尔交通住宿等全部自费,约4000元/人。回国之后及时召开分享会,分享经验的同时对救援安排及时查漏补缺,为以后类似的救援活动提供参考。同时也了解到义工网于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时也利用该网络筹集了4万了电筒以及5万现金,捐助到日本驻上海大使馆。课题组也有幸采访到义工网2015年尼泊尔地震赴现场救援的刘莎女士,她分享了很多救援现场的感动故事。
    
此类组织走出去基本属于自愿行为,参与国际救助的动机更多源于感情因素,特别是四川,汶川大地震后四川得到八方救助,川人心存感激,在灾害面前感同身受,所以愿意贡献一己之力参与到国际救助中。而蓝天救援队则是一群热心公益的户外爱好者发起并发展成熟起来的,在国际救助中也发挥了巨大作用。但是此类草根组织参与国际事务都是自费前往,筹资压力大,长期自筹资金困难较大,可持续性值得探讨。


 

调研对象2:有能力走出去的民间组织——四川海惠·小母牛(四川海惠助贫服务中心)

    四川海惠助贫服务中心是国际小母牛全球扶贫联盟成员,成立于2008年,作为国际小母牛组织中国办公室的本土化注册,是一个专注农村扶贫与社区发展的非营利机构,主管单位为四川省科协。海惠成立前期一直帮助国际小母牛做项目,在尼泊尔、菲律宾、孟加拉、越南、印度、柬埔寨等国家都开展过国际项目,现在主要以国内项目为主。通过提供牲畜、农作物及相关技术培训帮助贫困农户实现自力更生,通过农户建立互助小组,组织开展互帮互助的活动来凝聚分散居住的贫困户,实现社区凝聚力与可持续发展。课题组就“中国民间组织能否走出去?”、“《境外NGO境内活动管理法》应对对策” 等问题与海惠计划监测评估主任牟平、合作社与市场开发处主任张廷本、交流发展部主任贾如珽及中心主任经理及人事经理李捷展开了讨论,大家都发表了各自的真知灼见,课题组中国民促会理事长黄浩民也为海惠今后的发展给出了具有针对性和指导性建议。
    
海惠•小母牛拥有国际小母牛的全球性网络、标准和经验,同时也了解到海惠的员工非常专业,大多拥有留学背景且经历丰富,语言上没有障碍。像这类的民间组织完全有能力承接境外项目。

调研对象3:政府背景的民间组织走出去——云南省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云南省民间及社会组织国际交流促进会/云南民间国际友好交流基金会以及云南民间组织合作促进会

    省友协与民促会课题组召开了简短的座谈会。云南省友协专职副会长、云南省民间及社会组织国际交流促进会(云促会)副会长、云南民间国际友好交流基金会理事长程云川介绍了云南省云促会近年来“走出去”的基本情况。同日,课题组还拜访了云南国际民间组织合作促进会(云南民促会)。云南民促会于1993年在云南省民政厅注册成立,主管单位是云南省商务厅。云南民促会理事长杨沐女士向课题组介绍了云南民促会这几年走出去参与国际事务的情况。
    
课题组也了解到官方的民间组织走出去最好淡化政府色彩,更容易让老百姓信服。云南民间组织做云南周边国家项目有地域优势,云南人和缅甸等地靠的近,同宗同源,在感情上更容易让当地人接受。同时,政府和民间组织,民间组织和民间组织走出去做项目可以打组合拳,合力推动民间外交。出国做项目需要植根于当地百姓,需要改变传统项目模式,做实实在在有益的项目。


调研对象4:国际组织走出去经验值得借鉴——救助儿童会云南项目

    救助儿童会是第一批在中国备案完成的境外NGO,同时也是在中国开展项目比较多且做的比较好的国际组织。救助儿童会云南项目总经理刘丽菡女士向课题组介绍了救助儿童会云南项目的基本情况。救助儿童会这些年来一直在支持中国本土机构的发展,2000年左右支持了西双版纳妇女儿童发展基金会,2001年支持瑞丽妇女儿童发展基金会,为机构提供救助培训以及管理理念培训等等。救助儿童会保护儿童权利反对拐卖项目经理何叶女士重点向课题组介绍了湄公河流域的境外打拐项目。自2001年调研开始,大湄公河流域6个国家(中国、缅甸、泰国、越南、柬埔寨、老挝)在一个项目框架下开展跨境救助被拐妇女儿童等,由民间组织牵头,6个国家的公安、民政、妇联轮流到每个国家轮流开展项目。目前反拐内容已由最初提高权利和自我保护意识、倡导安全流动转变为到结合减贫、提供实用技能培训、创造就业机会等综合治理手段。通过此次行动民间与政府之间的交流更密切,间接促成了中国政府与老挝、缅甸、柬埔寨、越南签署合作备忘录。同时在2013年到2014年间,促进两次中泰政府与NGO之间非正式磋商会议,中泰也将于2017年签署合作备忘录,可见民间组织可以在促进地区及政府间的合作中发挥了巨大作用。
    
中国民间组织走出去可借鉴这类国际组织的经验和做法,与国际组织合作,共同推动民间外交。同时,机构自身的能力建设也非常重要。